蛋黄似的夕阳,带着无限的留恋,终于沉到地平线以下,捎带着牵走了天空中最后一抹晚霞。刚刚还火红无比的西边天空,立马恢复了苍凉的清静。

暮蔼沉沉中,一勾月儿爬上梢头,清冷白洁的月晖从枝头的缝隙中散落地上,纵横支离,象极了一幅透明的水墨画。秋风骤起,丝丝的凉意扑面而来。

月上满天,微风悄然停歇,远处,灯影朦胧,像一首摇晃的诗,又像一个沉醉了的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