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的故乡,秋高气爽。那些肥肥的鸡儿在不规则的菜园栅栏外走动着,觅着了虫子咯咯地叫上几声。

   一颗夕阳开始滚落了,像一个小小的火球在树叶上流动,像春天的桃花,映红了村外的小河,映红了整个黄昏。缕缕晚风吹来,似是母亲细细的叮咛,吹到了心坎上。

   故乡的小路,弯弯曲曲,一头系着田野,一头拴着村庄。傍晚,西方燃起了红云。该归来的,都踏着小路归来了。小学生蹦蹦跳跳地归来了,轻巧的书包在胸前一晃一晃;劳动一天的农民归来了,身上沾着泥土的清香,一路上撒下了丰收的歌,欢快的歌声,吸引住了夕阳。

   润湿的空气打湿了田埂,打湿了遍野的黄菊花,打湿了孩子们布做的书包,一切都湿漉漉的。一颗夕阳带着湿漉漉的气息,缓缓地滚下了小树林。

   袅袅的炊烟在小村上空浮荡着,慢慢的消失了,村头传来了母亲唤儿归家的声音。乡村的黄昏就这样走来了,脚步轻轻地,像一个姗姗迷路的女孩,不问人,只在村外徘徊,慢慢地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   故乡的黄昏啊,载着缕缕的思念,载着游子盼归的心……